Wednesday, March 28, 2012

惊魂记

月亮,好想念你。
又过了一个没有月亮的星期,身体弱的没有机会跑出屋外向星空望。

出院回家修养的那几天,确实有像老虎般的活力,吃的动的笑的,但也不就是那几天,身体又恢复病状。头又麻又痛,胸口闷热,伤风比之前严重,咳嗽更是到深夜也不停,身体都一直在发烧的状态,天啊,难道体内的细菌都没死光光吗?躺在床上发抖,身体不断地冒冷汗,我双手合十,神啊,这是什么考验呢?怎么我突然又怕死起来?

家人看我反复的生病,最终还是问神去了。他们知道我非常抗拒,但咳到连声音都没了的病人确实没有反抗的能力。 神婆看着我说,你回国后的三天就生病了。你没发现你的眼睛都没神了吗?(唉,睡到没日没夜眼睛怎会有神咧?)你的样子都充满阴气,唔,等我看看。你之前住的那间房曾经死过人,是什么人就不懂,但像是个华人。你有感觉被压吗?呼?被压?!!没有啊!我猛摇头。你被压着几晚了,可能你feel不到。哈!!!!太恐怖了吧,为什么压我?神婆又说,那你应该是太累了。没关系,有时时运低是很容易有冲撞啦。等下,我帮你进行个仪式,把你的魂找回来,你很快就没事了。

哈?把我的魂招回来??我不是好好的吗?
写到这里,突然毛骨悚然。

姐姐在check out酒店时,告诉我她曾经发过一个很奇怪的梦。她梦见睡到一半时,突然有位男生坐在她隔壁,用手轻轻的抚着她的脸,而她就是这样被惊醒了,而且久久都睡不回去。我问她说,为什么离开了才说?我们可以转房啊。她说,你睡的像死猪一样,就知道你有多enjoy,所以不跟你讲,费事你每晚烦我。加上我有打电话要求转房,可是他们说full了,唯有窝在那里咯。

现在听见神婆描述那位往生者的样貌时,姐姐拼命点头,似乎很有共识,这更我差点晕了过去。 神婆离开前还奉劝我说,下次不管去哪里,尤其是到陌生的地方,不要乱说话跟开玩笑,因为我刚刚才知道那位好兄弟是会听中文的,啊....什么?!真的好害怕!神啊,你不是一直都在吗??后来,我问神婆,我是哪里犯者了他?她说,这很难说,搞不好你睡了他的位,再不然他就是爱整你,总比整你姐好吧,她都已经是位aunty了。姐姐竟然 evil laugh!最后,神婆把一张带在身上十几年的经符借我镇惊,叫我不用害怕,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。

听起来是不是很没有sense?说实在的,或许我病到一个麻木的境界了。凡是能够让我好起来的方法,我都会心存感激,毕竟这场病把我折磨的太久了。我没有很在意神婆说的事,或许心里头一开始就一直抱着抗拒的心态。但看着家人竭尽所能地为自己找出任何一个能够让我好起来的方式,我就没有任何的意见了。因为我知道,如果继续生病,就会间接的折腾他们。唉,开始有点内疚。说回来,很多时候,确实在不适当的地点说不适当的话,这个我应该要好好检讨。尤其是经历了这次后,更是提醒自己,隔壁有人,请别乱说话。

这次惊魂记,真的让我冒了不少冷汗。突然觉得,黑夜的世界很可怕。那我下次是要怎样出国办事呢?忽然间,我想起三毛的故事。曾经因为在地上捡起一条怪异项链的她,一眼就爱上那特别的吊饰,而且迫不及待的戴在颈上,结果冒出一连串的怪事。生性倔强的她,不管当地人如何劝解说那项链的由来及禁忌,死到临头的她还是不向没逻辑的坊间信仰低头。最后,还是被当地的一位解降师给救过来。呵呵,我想我可以了解三毛当下的心情,当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时,其实是很miserable的,在真实与虚构的境界徘徊,大脑没有很多空间去思考很多事。但只要死过翻生,又可以很自豪地说,这一切只是医学暂时没办法解释的事。

哈哈,那是三毛。不是我。
我永远相信,世界上有太多的事,不是人类的思维逻辑能够解释的,更别说是科学。我选择相信这次的惊魂记,如果病魔在明天离奇的消失。我不是个怪懒的人,虽然很多时候都是,这次我不会拿生命开玩笑。

如果我明天好起来,我会告诉妈妈,
给观音娘娘买束黄金菊花。


我想,妈妈的笑容会比那束菊花更灿烂。







3 comments:

Anonymous said...

阿密陀佛保佑你.........

我会帮你祈祷!

lionel C lionel said...

嗯,看见你还可以开玩笑地,就放心些了,你就好好休养啦,希望你早日康复的 :)

Anonymous said...

Yessh Jean Jean..
Take care and get well soon :)

Rhurhu